产品信息
 
中国稀土即将成为全球市场的“自由猎物”

中国正式取消稀土配额的20天后,更受外界关注的出口关税也有了明确的“退役”时间。

1月21日,在中国商务部2015年第一次例行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根据国内外市场发展情况的变化,经过国务院批准,商务部决定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取消稀土出口配额管理,并保留出口关税,直到2015年5月2日。

这意味着,中国自2012年初遭美欧日三方向世界贸易组织(WTO)状告稀土出口管制措施后争取的“缓冲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中国稀土资源将成为全球市场真正的“自由猎物”。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资源与环境研究室主任杨丹辉对早报记者表示,“这两个政策的出台是必然的,WTO稀土案初始,大家对这个政策调整的预期就非常明朗”。杨丹辉强调,“我们是顺应了仲裁结果,但这也是一个自主的调整”。

稀有招来麻烦?

稀土是17种金属元素的统称,素有“工业味精”之美誉,广泛应用于电子信息、石油化工、冶金、机械、能源等13个领域40多个行业。而稀土之所以成为资源争夺焦点,更在于它能广泛应用于导弹、智能武器、导航仪、喷气发动机等军事高新技术上。

论资源储量而言,中国曾是稀土大国。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稀土储量曾占世界储量的88%。然而,二十年后的情况却是,中国在以23%的稀土资源承担了世界90%以上的市场供应。中国稀土行业长期处于散、乱、差,开采带来的环境破坏更是触目惊心。

中国在2009年决定采取的稀土出口管控措施,引发了日本和美国的战略关切。在中国稀土的出口国中,日本以占比超过一半位居第一,美国紧随其后。

谈起始于2012年的那桩“稀土旧案”,华东政法大学WTO研究中心副主任贺小勇对早报记者表示,“当时肯定会输的,因为前面已经输掉了9种原材料案,预示着后面这个稀土案也是会输的,这里面采取的措施都是一模一样的”。

但杨丹辉表示,稀土很多品种,其实并不稀有,分布也很广泛,只不过它的成矿条件差一点、较为分散,而且在开采过程中对环境影响很大,“有些发达国家不开采而已”。 美国能源政策分析家马克·汉弗莱斯2010年向国会提交的题为《稀土元素:全球供应链》的报告就显示,同为稀土资源国的俄罗斯、美国和澳大利亚,稀土产量均为零。

而中国,长期以“白菜价”销售稀土,美欧日国家何乐而不为?

中国稀土

需回归合理状态

时至今日,全球稀土需求已并不那么旺盛,发达国家也在尝试开发稀土替代品。杨丹辉对早报记者说, “稀土行业的有序发展,以及材料的高端应用,是我们目前政策的引导目标和方向”。

目前,中铝公司、包钢集团、中国五矿三家央企,以及厦门钨业、广晟有色、赣州稀土三家地方企业已经先后获得了工信部的备案批文。

对于这六大型稀土集团的后期整合,杨丹辉表示,“中央和地方之间、企业和行业主管部门之间,还是有博弈的地方。整合方案批复以后还需要一个过程,况且这些方案在实施过程中也有待完善”。

此外,2014年10月开始,工信部更是联合其他7部委开展新一轮持续6个月的打击稀土违法违规专项行动。

对于“生生不息”的“黑稀土”,杨丹辉表示,“工信部主导的资源整合,也主要是想以六大集团的方式,实现对资源上游的控制,开采权集中之后,‘黑稀土’可能会有好转,但不能完全杜绝”。

另外,杨丹辉坦言,“专项行动这种高压的态势成本很高,包括人力,不可能一直绷着,还是要探讨更多的方式”。

对于取消出口配额和出口关税以后,未来稀土是否会成为“脱缰的野马”?杨丹辉表示中国还会有一些新的保护措施,“这和开放性应用并不矛盾,国家对战略性资源有管控,这是合理的。目前讨论的包括收储政策、资源税和环境税的调整,以及一些特殊品种的国家直接管控,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杨丹辉认为,中国必须通过完全理顺稀土行业的体制机制,使该行业恢复到一个比较理性的状态。其中,价格机制又是“最最关键”的。杨丹辉表示,“对一些比较大路货的产品,比如说轻稀土,还是要以市场化的定价机制为基础,而像特别关键的品种,比如重稀土,国家管控还是有需要的”。

此前,稀土配额宣布取消的时候,中铝公司方面也对早报记者表示,“稀土市场需求持续低迷,取消稀土出口配额后,短期内对中国稀土出口不会有太大影响。但稀土出口的长期走势,应由稀土产品的供求关系所决定”。

电 话:021-51029004
传 真:021-58216386
邮 件:sales#shdiyang.com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6-2016   沪ICP备06052935号